名称
奥赛罗
奥赛罗 歌剧
剧目介绍
介绍文件
介绍文件
奥赛罗

四幕古典爱情歌剧,博伊托根据莎士比亚的戏剧《奥赛罗》改编,威尔第谱曲。于1887年2月5日在于米兰的斯卡拉剧院首演。

剧情简介:

《奥赛罗》是以15世纪末叶赛浦路斯岛作为舞台的。主角奥特罗是一位黑皮肤的摩尔人,担任威尼斯军的统帅。他因听信部下的谗言,杀死了美丽忠贞的妻子黛丝德莫娜。等到明白事情的真相后,悔恨交集,终于自刀,追随爱妻于黄泉下。

剧中人物:

奥赛罗 威尼斯军统领摩洛哥人 男高

黛斯德莫娜 其妻 女高音

亚戈 奥赛罗的侍从 男中音

爱米莉亚 雅戈之妻 女低音

卡西欧 奥泰罗之副官 男高音

罗德利果 威尼斯绅士 男高音

洛德维格 威尼斯特使 男低音

蒙塔诺 塞普路斯总督 男低音

传达者 男低音

其他士兵、水手、威尼斯人、塞普路斯人、仆从等。

故事发生于15世纪末,塞普路斯岛(地中海东部,当时为威尼斯共和国领土)海岸与总督官邸。

剧情解说:

第一幕 幕启地点:塞普路斯一海岸,右边是城堡。(无序曲也无前奏曲)

前任总督蒙塔诺、威尼斯绅士、副官、士官及岛上的男女青年,聚集在塞普路斯的海港码头,等待迎接从海上征战回来的将军奥泰罗。傍晚时刻,海上雷电交加、狂风暴雨,大家在担心和祈祷中,奥泰罗偕同新婚夫人黛斯德莫娜终于安全登岸,并宣布了他的胜利。土耳其舰队已被暴风雨中沉没,然后走入城堡之中,那是他的塞浦路斯总督府所在地。

人众中有一位威尼斯绅士罗德利果,暗恋着奥泰罗的妻子黛斯德莫娜,而仆人(旗手)亚戈则忌妒刚被奥泰罗提拔为副官的卡西欧,大家在美酒与歌舞中庆祝胜利,亚戈唱着饮酒歌,并把卡西欧灌醉,教唆罗德利果挑衅他,结果俩人大打出手。前任总督蒙塔诺出来劝架,卡西欧不慎伤了蒙塔诺。亚戈即刻教罗德利果去报告奥泰罗,奥泰罗出来制止争斗,惩处卡西欧,免除其副官的职位,亚戈暗喜 他的第一个诡计得逞。黛斯德莫娜原就与夫君奥泰罗一起出来,但等争吵过去,众人离开,他们夫妇俩唱起爱的回忆,并看着浓密的夜幕下垂,两人也随着爱的二重唱缓缓走回城堡。

第二幕在城堡的大厅与回廊间

亚戈虚情假意向卡西欧表示同情,并表示愿意帮助他恢复其副官的职位,建议他去拜托黛斯德莫娜向奥泰罗说情。卡西欧颇为感激,当他离开走入花园后,亚戈自言自语说:“这是他的第二个计谋”。他要挑起奥泰罗对妻子与卡西欧之间的猜忌,此时亚戈唱出一首残酷恶神的信经。

被蒙在鼓里的卡西欧听令行事,亚戈却利用这件事大做文章。亚戈看到卡西欧在恳请黛斯德莫娜为其说情,又见奥泰罗来到,便假装喃喃自语:忧虑主人的婚姻,然后阴险地撩起奥泰罗的猜疑与忌妒。   

远处传来水手之歌,妇女与小孩也向黛斯德莫娜唱着晚歌,奥泰罗在亚戈的挑拨下心已动摇。接着,又见妻子来向他替卡西欧求情,奥泰罗一听更显得心浮气躁,妻子黛斯德莫娜以为他身体不适,便掏出手帕替他擦拭前额的汗渍,却被丈夫粗鲁地挥开,手帕掉落地上。爱米莉亚因随侍在旁顺手拾起,亚戈看见了私下强迫自己的妻子将手帕交给自己,爱米莉亚有了不安的预感。

两个妇人离开之后,奥泰罗自己思量,从此他的心再无安宁之日了。他强迫亚戈提出自己妻子不忠的证据,亚戈故意吞吞吐吐地说,卡西欧在营房睡梦中思恋黛斯德莫娜的话。接着他问奥泰罗黛斯德莫娜是否有张斑纹的手帕,奥泰罗说那是他赠给妻子的第一个礼物,亚戈却说这手帕已被卡西欧所拥有(事实上仍在亚戈口袋里),愤怒的奥泰罗发誓要报复这一对不知羞耻的男女,亚戈马上表示效忠同唱复仇之歌。

第三幕 城堡的大厅,通令官宣称威尼斯使者即将到来。

不知情的黛斯德莫娜仍在为卡西欧的复职求情,奥泰罗再生嫉愤,并要求看妻子的手帕,黛斯德莫娜说手帕放在房间里,又再次为卡西欧说情,奥泰罗激愤之下将妻子推倒,并口出恶言骂她是娼妇,他自己也痛苦不堪。 亚戈设计约卡西欧出来谈话,奥泰罗从旁窃听,亚戈早已把那手帕放置在卡西欧身上,他故意问起托黛斯德莫娜求情的事,奥泰罗只听见说黛斯德莫娜的名字,又见两人在玩弄妻子的手帕,亚戈故意让卡西欧聊些他与其女友的风流韵事,将笑声让奥泰罗听见,奥泰罗感觉自己被嘲笑。号角宣告威尼斯大使洛德维格的到来,奥泰罗命令亚戈去取得毒液,用来杀死黛斯德莫娜。亚戈则建议奥泰罗将她勒死于床上,说那正是她犯罪的地方,亚戈再度表示效忠,要除掉卡西欧。

幕后传出欢迎特使的合唱声,然后特使洛多维科与罗德里戈、官吏们、士兵们一齐从大门进场,黛斯德莫娜与爱米莉亚从右边小门进场。特使站在奥泰罗面前递给他公文说:“威尼斯共和国的总统与元老院,向塞普路斯的英雄致敬”。奥泰罗吻一下公文,打开公文之后向大家宣称:“各位,总统要把我召回威尼斯,而卡西欧受命接任塞浦路斯总督的职位,我明日即起程”。这时各人各表现出自己内心的感触,卡西奥因升官而高兴,而黛斯德莫娜则因为奥泰罗粗暴的态度感到悲伤,爱米莉亚走上前来安慰她。奥泰罗看到妻子的哭泣,误以为她是舍不得离开卡西欧,大声狂叫:“大家走开。”并当众咒骂黛斯德莫娜的不忠,然后断断续续地说:“我不会独自离开此地,要血…手绢…俩人拥抱啊”。说完倒地陷于昏迷瘫痪状态。

特使洛多维科与罗德里戈对黛斯德莫娜表达惜别之情,看到奥泰罗的表现也感到奇怪。这时幕后传来合唱赞美奥泰罗的歌声,当众人惊愕离去,亚戈看见昏厥的奥泰罗,站在一旁露出胜利微笑,他冷冷地凝视失神倒在地上的奥泰罗并嘲笑说:“这头英雄狮子正倒在我的脚下”!

第四幕

黛斯德莫娜的卧室内有睡床、桌椅、梳妆台,圣母像前有祈祷台,上面挂着一盏灯,桌上点燃着蜡烛。黛斯德莫娜和亚戈的夫人爱米莉亚相对而泣。黛斯德莫娜的行为,全被误解,且生命危险,朝不保夕。黛斯德莫娜深感有种不祥的预感。她对爱米莉亚悲痛地倾诉道:“如果我死了,请用自己结婚时所用过的这条被单包裹。”她一面让爱米莉亚梳发,一面唱着:《杨柳之歌》这是一个不幸的女孩芭芭拉的爱情悲剧。是一首模仿英国民谣的朴素优雅动人的咏叹调。黛斯德莫娜向艾米莉亚道晚安,并给了她最后的拥抱,然后自己跪在床前,向圣母作晚祷。缓缓地唱出神韵悠扬的《圣母颂》。睡眠中,奥泰罗轻声走进房间,吻醒了她。问她是否做过晚祷,然后骂她是卡西欧的娼妇,厉声命令其准备赴死。黛斯德莫娜苦苦哀求饶恕,但奥泰罗铁心,不听其辩护,在床上勒死了她。

爱米莉亚有预感地急急回来敲门,目睹这恐怖的场景急奔入室,然而已挽救不了黛斯德莫娜的生命,只听女主人用最后一点力气说她是清白的。爱米莉亚惊唤众人进来,奥泰罗指称妻子不贞,更以手帕为证。爱米莉亚听后将亚戈的丑行公布于众,并且讲明手绢是亚戈从她那里得到的,亚戈见势不好仓慌逃跑。奥泰罗明白妻子的忠贞,不胜歉疚愧怍,嚎啕大哭唱着:“犹忆临终一吻”!最后奥泰罗悲戚地拿起大刀,自杀于妻子的卧榻之侧。奥泰罗栽倒在地,他勉强想爬到黛斯德莫娜床边,在音乐三次的「吻的动机」声中,在妻子的身边气绝。 幕落。

四幕古典爱情歌剧
责任者
威尔第
博伊托
莎士比亚
相关图片
Image
世界十大歌剧
歌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