名称
茶花女
歌剧 茶花女
剧目介绍
介绍文件
介绍文件
茶花女

三幕歌剧,皮亚韦根据小仲马的著名小说《茶花女》》改编。1852年,威尔第在短短1个月内,完成全部作曲工作。1853年3月6日,于威尼斯的凤凰剧院首次公演不幸失败。失败的原因有:(1)饰演薇奥丽特的歌手,胖得像只肥猪,到终幕演至因肺病垂危时,更为不当,惹得哄堂大笑。(2)男主角歌手因感冒声音欠佳。(3)其它歌手排练不足。(4)巴黎的社交舞台,对歌手和听众,都太陌生。但是新闻批评并不坏,说歌手演出虽然欠理想,然而音乐却非常美妙。次年在同地圣培德剧院再演时,就起用苗条的女高音,布景与服装都改为路易十三时的款式;同时音乐也稍加润饰,终于获得非凡的成功。从此以后《茶花女》即流传各国,备受赞赏,盛演不衰,成为一部在歌剧史上具有一流水平的上乘之作,也是最优秀的现实主义风格的歌剧。1940年后,上演《茶花女》时,布景与服饰又返回十九世纪中叶的款式,和原著时代背景较为接近。

剧情简介:

故事发生于19世纪巴黎城中名妓维奥莱塔与阿尔弗雷多相爱,并希望以此摆脱过去的生活。但他们的爱情遭到阿尔弗雷多的父亲亚芒的反对与干扰。维奥莱塔不得已回到以前的相好杜费尔男爵那里。阿尔弗莱德以为维奥莱塔背叛了自己,当众羞辱了维奥莱塔。在维奥莱塔病重时,阿尔弗雷多和父亲对自己的行为做了忏悔,倾诉了对这位不幸女子的钦佩心情。但这已为时太晚,维奥莱塔在爱人的怀中死去。

剧中人物:

维奥莱塔 名妓茶花女 女高音

芙罗拉 茶花女的朋友 女中音

安妮娜 茶花女的侍女 女高音

阿尔弗雷多 茶花女的情人 男高音

亚芒 阿尔弗莱德的父亲,男中音

杜费尔 阿尔弗雷多情敌 男中音

加斯顿子爵 阿尔弗雷多之友 男高音

杜比尼侯爵 男低音

格林维尔 医生 男低音

此外还有男仆、邮差、斗牛士、吉卜赛人等

剧情解说:

第一幕 茶花女维奥莱塔富丽堂皇的客厅中

维奥莱塔是巴黎城中首屈一指的歌女,众人称她为茶花女。她的客厅常有巴黎那些寻欢取乐者的踪迹。这天晚上特别热闹,维奥莱塔在香闺中款待宾客,富丽堂皇的客厅中,壁炉熊熊发光,长桌上满是美酒佳肴。应邀欢聚的绅士淑女,穿戴华贵,男士都是贵族富豪,女士多为绝世美人。大家饮酒欢乐,谈笑风生,合唱《快乐人生》。胸前佩带白色茶花,姣好苍白的脸庞挂着笑容的维奥莱塔,周旋宾客间,频频招呼。

不久维奥莱塔密友芙罗拉,跟一位打扮得像只孔雀的老侯爵进来了。

在年轻子爵加斯顿陪伴下,乡下富农之子阿尔弗雷多也前来参加盛会。他被加斯顿介绍给维奥莱塔后,立即亲吻她的玉手,表示敬意。维奥莱塔也以娇媚的声音,欢迎他的光临。阿尔弗雷多被安排在女主人席。大家愉快的享用美酒。

加斯顿提议阿尔弗雷多唱“饮酒歌”,阿尔弗雷多犹豫着,但经不起维奥莱塔热情恳求,他唱出著名的《饮酒歌》:“让我们高举起欢乐的酒杯,杯中的美酒使人心醉;这样的欢乐时刻虽然美好,但真实的爱情更宝贵。眼前的幸福且莫错过,大家为爱情干一杯。”他转身对维奥莱塔:“青春好像一只小鸟,飞去不再飞回! 请看那香槟酒在杯中翻腾,就像人们心中的爱情。”阿尔弗雷多嘹亮的歌声使得众人更加兴奋,他们同声唱道:“好啊,让我们为爱情干杯,再干一杯!”维奥莱塔接着唱:“在他的歌声里充满了真情,它让我深深地感动;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是快乐,我为快乐而生活。好花若凋谢不会再开,青春若逝去不会再来;在人们的心中,爱情不会永远存在,今夜好时光大家不要放过,举杯吧,庆祝欢乐……” 众人再次合唱:“啊!今夜在一起使我们多么欢畅,一切都使人流连难忘!让东方美丽的朝霞透过花窗,照在狂欢的宴席上!”结束了华丽的干杯之歌。

圆舞曲与二重唱这时从隔壁大厅传来舞乐,当维奥莱塔想邀请客人跳舞时,突觉身体不适,晕坐在沙发上。众人便立刻停止跳舞,拥上来围住她。等到维奥莱塔醒过来,一见众人如此,好生不安,便说是受不住热闹的缘故,她请朋友不要介意,只管跳舞。继续寻乐,大家陆续离去。在愉快的圆舞曲乐声中,维奥莱塔拿起镜子发现自己脸色极度苍白。维奥莱塔虽然异常娇美,体质单薄弱不禁风。这一次的晕倒,乃是肺病加深的预兆。阿尔弗雷多担心羸弱的维奥莱塔,很快又回到厅中陪伴她。阿尔弗雷多要她保重身体,并倾诉他在一年前就对她萌生爱意,唱出这首优美的二重唱《幸福的日子》:“这是一年前的事,那幸福的日子由天而降,你出现在我面前,我被你的容姿深深吸引,领受宇宙间崇高的爱情。” 阿尔弗雷多唱出倾慕之情,但维奥莱塔不敢相信有人会真心爱她,答说:“如果这是真的,请忘掉。我是风尘中的女人,我不得不时常投入别人怀抱,你为我受苦是件傻事。”

尽管如此,维奥莱塔仍被他的纯情所动。这时邻室传来舞乐之声,阿尔弗雷多向她告别,维奥莱塔取下胸前的茶花送他说:“等这朵花枯萎时再见。”彼此相约次日再见。

快乐的舞会结束时已是深夜,客人们相继同维奥莱塔告别,在管弦乐奏出此幕开头那华丽的旋律中,客人各自离开。送走客人的维奥莱塔,疲倦地躺在沙发。

维奥莱塔回想起刚才的事,暗自欢喜,唱出这首著名的咏叹调:《啊,梦中的人儿》:“啊,真奇妙,他的话铭刻在我心中,真挚的爱对我会不会是不幸?爱情可是悲伤的种子?我可否因生活的紊乱,忍心拋弃这快乐?”

唱出这段宣叙调后,进入优美的咏叹调:“啊,梦中的人儿就是他,使我寂寞的心跳动。他的纯情撩逗起我的爱,他的爱在我内心化成苦恼与快乐。”

当维奥莱塔想起自己凄怆的身世,又变得悲伤起来,唱道:“我是怎么了?这一切是不可能的!我是可怜的女人,孤单地被拋弃,然后在巴黎默默死去。忘掉人世的一切,消失在快乐的漩涡中吧!”

维奥莱塔嘲笑自己,唱出华丽的咏叹调:“永远自由地欢乐狂舞到另一欢乐,我只能在快乐之港游到筋疲力尽。……”这时窗外传来阿尔弗雷的歌声:“爱是宇宙的鼓动力,神秘又崇高……” 维奥莱塔倾听后,想压制心中的激动,又继绩唱道:“傻瓜!寻乐吧!永远自由地。!”

第二幕 第一场巴黎郊外的一个农庄

维奥莱塔和阿尔弗雷多的爱情迅速发展,不久, 维奥莱塔实践了她的诺言,迁离繁华的巴黎,到风光明媚的乡间筑起爱巢,过其甜蜜快乐生活。在轻快的前奏引导下,阿尔弗雷多穿著猎装出现在花园中。他因得到维奥莱塔的爱而非常高兴。阿尔弗雷多唱出《我年轻狂热的梦》:“我沸腾的心和年轻的热情,她用温柔的爱与微笑,使它逐渐平静。打从她说过忘掉人世,像天国般共同生活的那一天。”

这时,他们虽然僻处乡村,却依然奢侈豪华挥霍无度。茶花女的女仆安妮娜为到巴黎筹款,经常仆仆风尘于巴黎道上。阿尔弗雷多从女仆安妮娜口中得知,维奥莱塔把所有珍藏的珠宝和首饰,变卖一空换取生活费后非常惭愧,急忙赶往巴黎,设法筹措用款。随后维奥莱塔和安妮娜同时出现,女仆告诉女主人阿尔弗雷多到巴黎之事。

阿尔弗雷多走后不久,男仆带来一位老绅士,他就是阿尔弗雷多的父亲亚芒。他看到维奥莱塔后,严厉责备她引诱阿尔弗雷多过着这种荒淫的生活。可是亚芒那里知道维奥莱塔为了爱,反而把目己的储蓄花光。当亚芒晓得她这么做,却一点不曾懊悔时,感到很惭愧。

尽管如此,亚芒依旧要求她离开阿尔弗雷多,二人唱出一段优美的二重唱。

《神赐给我天使般纯洁可爱的女儿》:“如果阿尔弗雷多拒绝回家,女儿的婚事会遭到阻碍。我盼望你答应这请求,免得这棵爱的玫瑰受到摧残。”

“我真心爱着阿尔弗雷多,我因病缠身,不久人世,我不愿舍弃他。如果非要拆散,我宁愿死去。”

“并非这样大的牺牲,请冷静考虑。你漂亮又年轻,只要过不久……”

“我爱的只是他一个人!”

“当时光流逝,他可能会厌倦......”

维奥莱塔对他们的爱情,深信不疑,但抵不住亚芒的爱子心切,忍痛勉强答应他的要求。流着眼泪唱出断肠之歌:《告诉你女儿》她说:“为了成全亚芒女儿的幸福,愿意牺牲一切,甚至报以一死。唱完已泣不成声。

亚芒立即温暖地安慰她,表示出他内心的感激,要她鼓起勇气,保重自己,说罢告别而去。

维奥莱塔压住心底的悲痛,走向书桌,写信给他的后援者杜费尔男爵;又开始写留给阿尔弗雷多的纸条。

这时候阿尔弗雷多突然回来了,告诉维奥莱塔父亲会来访,而且留下严酷的信。但维奥莱塔却只是流着眼泪,频频向阿尔弗雷多哭诉说:“请爱我吧,阿尔弗雷多,就像我爱你那样!”于是说声再见,便独自离去。

阿尔弗雷多被维奥莱塔的这些话和悲伤表情,弄得莫名其妙。不久仆人进来,忧虑地报告阿尔弗雷多,女主人回巴黎去了。但阿尔弗雷多以为她可能去筹措金钱,不以为意。这时进来一位附近的青年,递给阿尔弗雷多一封维奥莱塔的信。他拆开一看,顿时呆若木鸡,原来这是一封告别信。阿尔弗雷多误以为维奥莱塔重返巴黎,是为了追求欢乐、变心,而遗弃他。这时,他的内心燃烧着愤怒之火。

他正要追去时,父亲亚芒进来了,他说:“你是多么痛苦,啊,拭去眼泪,请挽回爸爸的荣誉。”唱出《你优美的家园》“普洛汶斯的海和陆地,谁使你淡忘它?从故乡灿烂的阳光,什么命运把你夺走?你可曾明白老迈的父亲如何为你的荒唐受苦?......”

可是父亲的话,未能打动阿尔弗雷多焦躁的心。他立刻推开劝阻的父亲,跑出花园,直奔巴黎。

第二幕 第二场巴黎芙罗拉家的庭院

巴黎芙罗拉家的庭院灯火辉煌,演奏悠扬的音乐。化装舞会即将开始,芙罗拉和侯爵、医生以及其它客人一起出场。芙罗拉说今晚邀了阿尔弗雷多和维奥莱塔同来参加,但侯爵告诉她,他们两人已分手,大家听了非常讶异。

接着,假面舞会开始,打扮成吉普赛女郎的女人们,手摇铃鼓出现。她们边跳边唱着轻快的歌曲:“我们只要看看你的手,就能预测你的未来。”说罢,就任意抓住客人的手,开玩笑的算起命来。随后是由加斯顿子爵等人假装成的斗牛士,他们唱道:“我们是一群马德里的斗牛士,是斗牛场上的勇士,请听一听风流勇士的故事。”

在小调优美的圆舞曲曲调上,斗牛士们唱出动听的男声三部合唱《斗牛士合唱》。这时阿尔弗雷多独自登场。他不知道到那里寻找维奥莱塔,无奈之余就加入赌博。在单簧管和弦乐器独特的旋律中,他走到加斯顿的牌桌,不愉快地拿起纸牌。

不久,脸色苍白的维奥莱塔,倚在旧日情人杜费尔男爵的手臂上走了进来。芙罗拉立刻往前迎接她,当维奥莱塔看到阿尔弗雷多也在这里,非常惊讶,懊悔自己不该来。经过芙罗拉的款待,她终于坐下来。

阿尔弗雷多视若无睹,专心玩牌。他的牌运好得出奇,只赢不输,大家都惊奇叫道:“他又赢了!”但阿尔弗雷多大声地解嘲说:“在恋爱中失败,就在赌博中胜利。我要赢更多的钱,好回到乡下过快乐的日子!”这时杜费尔男爵,大摇大摆地走到阿尔弗雷多桌边,要跟他比比手气, 阿尔弗雷多不屑地答应了,先赌两千法郎。发牌阿尔弗雷多德赢了,加倍下赌后,赢家还是阿尔弗雷多,大家兴奋地欢呼。 正尴尬时,芙罗拉宣布晚宴开始,请大家到隔壁的餐厅,紧张的情势稍缓和。不久,阿尔弗雷多又跟维奥莱塔走回庭院,维奥莱塔哀求他离开这个宴会,以免发生事端。但阿尔弗雷多要求她一块儿走,他才愿意离开。虽然维奥莱塔芳心已碎,但由于已经答应亚芒的请求,只好伪称她又爱上杜费尔男爵,跟他有约会。阿尔弗雷多听了,气急败坏地推开大门,将他赢得的钱掷向维奥莱塔脚前,并且大声的叫嚷,当着众人问道:“你们知道这个妇人吗?这个女人为了我,把一切的财物都卖掉。寒酸的我,接受了这一切。可是还不迟,我要把所有的偿还给这个女人!”说罢,很生气地把赌博赢来的一大堆金币,扔到维奥莱塔脚前。可怜的维奥莱塔受此刺激五脏俱裂,立刻昏倒在芙罗拉怀里。

人们见状齐声谴责阿尔弗雷多:“你做出多么可耻的行为,对一颗敏感的心做出如此的伤害!你这不知耻的人立刻滚开!”这时阿尔弗雷多的父亲亚芒适时赶到,他看到儿子的行为后也责备说:“你这可恶的懦夫,因愤怒而失态,竟然如此伤害她,我不愿认你做儿子!” 阿尔弗雷多冷静下来忏悔自己的鲁莽。清醒过来的维奥莱塔对安慰他的朋友们说:“阿尔弗雷多不明白我的内心,尽管受到这侮辱,我还是深深爱他。”

第三幕维奥莱塔在巴黎的卧室

幕启前,管弦乐奏出短小的前奏曲,以极富表情的小提琴旋律作中心,强烈地表达出维奥莱塔内心的悲叹。单纯、哀伤、凄凉的曲调,深深打动人们的心弦。

幕启。在巴黎古老的公寓维奥莱塔的卧室中。维奥莱塔深受刺激,忧伤不乐,病情加剧,躺在一张软榻上面。在壁炉前的椅子上,通宵看顾病人女仆安妮娜,和衣睡着。

不久维奥莱塔醒来,向安妮娜要水喝,并叫她打开窗户,随着冷风,晨光投射进来。维奥莱塔想起身,却又不支而倒下。安妮娜扶持着维奥莱塔安然坐到椅上。这时格林维尔医生进来。替她细心诊察后,安慰她说,病势已有起色,不久可望康复。

但维奥莱塔清楚自己病情,知道他说的不是实话。诊毕,安妮娜送医生到门口时,医生告诉安妮娜,他的女主人不会活太久了。

送走医生,安妮娜回来,握住维奥莱塔,请她提起精神。窗外传来热闹的音乐,维奥莱塔问道:“今天是狂欢节吗?安妮娜,银行里剩多少钱?”安妮娜算一算说,还有二十路易左右。维奥莱塔表示,要把其中半数送给安妮娜,而且要她去看看有没有信。

这时维奥莱塔从枕头下取出亚芒的信。管弦乐奏出第一幕中维奥莱塔和阿尔弗雷多的二重唱旋律。

维奥莱塔看到亚芒的信:“你遵守了诺言......,他们还是决斗了。男爵虽然受伤,但逐渐在复原。阿尔弗雷多现在国外,我已告诉他你所做的牺牲,不久即可回到你身旁。我也会来看望你,祈求你能早日康复......。”可是她却叹息道:“太晚了,”当看到镜中憔悴苍白的面容,不禁暗自叹息。

在双簧管凄凉的曲调上,维奥莱塔唱出这首绝望的优美咏叹调 《再见,往日美丽的梦》:“再见,往日美丽快乐的梦,玫瑰般的脸色已经苍白,阿尔弗雷多的爱也遥不可及。神呵,请宽恕这误入泥沼的人,一切都将结束!”微弱的歌声,暗示一切都将终了。

不久从窗外传来热闹的合唱:“请让路,为了节日之主,为这四足者,在它头上点缀鲜花和葡萄藤……。”

突然安妮娜慌张地跑回来,告诉维奥莱塔: “她看见阿尔弗雷多来了!”阿尔弗雷多很快就进来,两人不约而同地拥抱在一起。

阿尔弗雷多向维奥莱塔忏悔说: “对不起,全是我的过错,我一切都明白了。” 维奥莱塔兴奋地说:“我也知道你一定会回来!”

两人激动地唱出优美的二重唱《离开巴黎》:“离开巴黎,啊,我亲爱的人,让我们再度一起生活。我要补偿你过去的痛苦,你的身体一定可以康复。” 维奥莱塔突然顿悟说:“啊,不可能了!”,要阿尔弗雷多和她一起去教堂,感谢神让他回来了。

但维奥莱塔因兴奋过度,倒在地下。阿尔弗雷多赶忙叫安妮娜去请医生,但维奥莱塔说:“如果你回来还救不了我,这世界上再也没人能救我了。”

维奥莱塔想起自己悲惨的身世,使出最后的力气激昂地唱道:“啊,历尽痛苦的我,年纪这么轻就要死去!我内心忠贞不移的爱,只是空想罢了!”“亲爱的,让我们一起流下快乐的眼泪!在希望面前,请不要封闭你的心!”

这时亚芒也进来了,而且安妮娜和格林维尔医生也赶到。“啊,维奥莱塔,我要拥抱你,如同自己的女儿,哦,胸襟宽宏的人儿!”

“哦,您来晚了,真是感谢,我将幸福地死去。”你说什么?亚芒不安地问。 阿尔弗雷多提醒说:“爸爸,您已经看到,请不要使我更加受苦,懊悔深深地刺痛我的心,她的话像雷声在击打我。这不幸是我一手造成的。”

维奥莱塔拿出嵌有自己肖像的手饰送给阿尔弗雷多,要他留下,以纪念他们的爱情并说:“如果有花一般纯洁的少女把心奉献给你,我希望你要娶她为妻。我将在天使环绕下为你们祈祷、祝福。”

大家都为他的不幸悲伤,突然维奥莱塔从寝椅撑起上半身说道:“真不可思议,痛苦的痉挛没有了,我体内有奇怪的力气正在鼓动!我又能活下去了,多么快乐啊!”勉强站起来,但随即昏倒沙发上,从此便玉殒香消,长辞人世了!

三幕歌剧
责任者
威尔第
皮亚韦
小仲马
相关图片
Image
世界十大歌剧
歌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