镜铭集拓
又名
簠斋手拓镜铭
金石拓片
图片
Image
Image
原文
原文

一名《簠斋手拓镜铭》。收汉铜镜二十七幅及隋“董氏洗”一幅。清陈介祺藏并手拓。清末(约十九世纪下半叶)拓本。全一册。割裱本。每页高32.7厘米,宽26.8厘米。拓片每纸高22.5厘米,宽22.8厘米。拓片大小不一。册页装。

铜镜是我国古代通用的妆饰整容的日常生活用品。一般用青铜制成,也有铁、石、陶质的。镜面光滑平整,光可鉴人。镜背面多数有钮,同时还铸出纹饰、铭文。正是由于它背面的这些装饰,才使得铜镜也成为一种精致的工艺品和独具特色的文物门类。

中国自古就有黄帝铸镜的传说,1975年甘肃广河齐家坪出土一面铜镜,这是目前所见最早的铜镜实物。春秋以前的早期铜镜发现的数量不多,形制单一,制作简单,纹样也不细致。春秋以后,铜镜得到迅猛发展,其种类繁多,纹饰复杂,战国时期形成了铜镜发展史上的第一个高峰期。经汉代的不断繁荣发展,在历经三国到南北朝的低谷之后,隋唐时期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全盛景象,形制多样、工艺创新使隋唐铜镜显得花团锦簇,富丽堂皇。宋、辽、金时期铜镜从铸造工艺和形制纹饰上都无法与唐镜相比。元明清时期是铜镜的衰落期,铜镜的发展被划上了句号。

从形状上看,从齐家文化铜镜开始,中国铜镜一直保持着圆形、镜背中心置钮的特征,成为铜镜形状的主流。战国时开始出现少量方形镜。到唐代又有菱花、葵花形镜。宋代以后又出现了委角形、亚字形、鼎形、六边形、钟形、桃形、不规则形等新形状,有的还在镜下加一把柄从而取消了镜钮。

从装饰主题看,有几何图形、动物、植物、佛道人物、故事、铭文等。各个时代的装饰主题有着鲜明的时代特征。

此拓本为梁启超旧藏,题签“陈簠斋手拓镜铭。饮冰室藏本”。

陈介祺(1813-1884),清末金石学家,著名收藏家。字寿卿、酉生,号簠斋、伯潜。山东潍县(今潍坊市)人。道光二十五年(1845)进士。授翰林院编修、国史馆协修、方略馆分校。咸丰四年(1854)辞官归里,自号海滨病史、林下田间大夫。好藏古物,又长于墨拓。工古文字学。簠斋收藏之富,鉴别之精甲于天下,仅举其有铭文者,计商周铜器248件、秦汉铜器97件、石刻119件、砖326件、瓦当923件、铜镜200件、玺印7000余方、封泥548方、陶文5000片、泉镜镞各式范1000件。陈氏于古文字学之贡献有鉴古、考古、释古、博古四个方面。与吴式芬、吴云、潘祖荫、吴大澂等文字之交甚密。卒于光绪十年(1884),享年七十二岁。

梁启超(1873-1929)中国近代维新派领袖,学者。字卓如,号任公,又号饮冰室主人。广东新会人。举人出身。主编《时务报》、《新民丛报》。五四时期,倡导文体改良的“诗界革命”、“小说界革命”。晚年在清华大学讲学。学识渊博,著述涉及政治、经济、哲学、历史、语言、宗教、文化艺术、文字音韵等。其著作编为《饮冰室合集》。

兹选照拓片两幅。一为第三幅东汉“尚方四神博局镜”,直径21厘米,圆形,圆钮,蝙蝠形、柿蒂形钮座。大方格内环列十二乳及十二地支名。四方八极内青龙配一鸾一禽;白虎配独角长毛兽及一禽;朱雀配一羽人骑兽奔驰及一禽鸟;玄武配一独角长毛兽。外区铭文49字:“尚方御镜大勿伤,左龙右虎辟不详,朱雀玄武调阴阳,子孙备具居中央,长保二亲乐富昌,佻洄名山采神章,寿敝金石如侯王”。三角锯齿及云气纹缘。另一为第八幅西汉“昭明连弧铭带镜”,直径11.6厘米,圆形,园钮,连弧形钮座。座外一周连弧纹带,连弧间有简单的纹饰。其外两周短斜线纹之间有铭21字:“内清质以昭明,光而象夫日月,心忽而忠,然而不泄乎”。

善本特藏
善本特藏